《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这部由科恩兄弟执掌的电影,成为了冷门的佳片之一,并且获得了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剧本奖,科恩兄弟导演的电影一向是风格独特引人深思,《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中更是如此,一部影片里分别讲述了几个小故事,每个故事都能独立成篇,看似故事与故事间相互不关联,但是在情感共鸣中又层层递进。

  就好像影片海报所展示的一样,红色牛皮书的大框架之下,有六个剪影的分支奔向六个不同的方向,固然方向不同,人物不同,视角不同,相同的便是他们留下的痕迹,相互缠绕,相互关联的在人们心中留下了宿命难逃的《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

   从摄影的角度来看,就是一幅人小景大的简约构图法,六条影子的分布将书本均等分布,六个剪影人物的设置与六个故事主人相互映射,同时也映射着观影的每一位观众,也许你就是其中之一。

  人小景大的简约景别的构图法,从整体画面上给单纯的景致做了生动的处理,增加了人物在景中的动态效果,又不失整体的画面感,反而更加突出人物在画面中的作用。特别是当你遇到一个壮美的场景,想要记录下来的时候,美景之中配上你心中那个重要的人,无需她的整体面容,只缘她身在此山中的极致感,何其妙哉,同样的在整部影片中,结合荒野西部的故事背景,大量运用了人小景大的简约构图法,让影片的每一帧画面都在如影随行的讲述着故事。

  第一篇故事开篇便是人小景大的西部场景,壮阔豪放,孕育出像巴斯特·斯克鲁格斯这样的西部牛仔,他是个快枪手,还是个传奇人物,抱着吉他哼着歌谣,一人一马,一身白衣,一路走来,枪枪毙命,弹过无痕。甚至用镜子中的反射作用都能一剑封喉,似乎有种独孤求败的寂寞感。就在此时,转折之处人小景大的构图设置,一身黑衣,一人一马,一路口琴,苦苦寻觅,只为投名,结局已然注定,无需再行多言。如此以人小景大的场景开头,又以此结尾,既是反射,又是映射,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物极必反,宿命难逃。

  第二篇故事开篇依然是人小景大的简约构图,一人一马,一屋一井,以此构图充分表现出荒芜的西部沙漠之中,独自矗立着一座银行,这是多么荒诞离奇的一件事。主人公和观众一样,看着这荒中的银行思量良久,犹豫不决的他还是踏进了屋内,在问清楚银行情况之后,下定决心施实抢劫,经过一番激战后,当他再次清醒时,却已经准备被绳之以法,此时意外发生了,一群印地安人冲击法场一场杀戮之后,唯留下他独活,但也没有解救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