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磊说这个节目可以带乐队走向未来

编辑:赢咖2 -

  首先这篇文章并不特别针对《乐队的夏天》中任意一支乐队,换做其他一批乐队上这节目,这篇文章的论点也成立,这期有几支乐队个人也非常喜欢,个别乐队另表,但不妨碍我从娱乐,综艺产业对摇滚,非主流乐队的收编和弱化这一角度,阐发对《乐队的夏天》这类节目的批判和不信任。

  本来在livehouse话筒一扔完事,台上该表现都敞开表现,台下听众蹦得大汗淋漓,皆大欢喜,原汁原味。但置于一档真人秀节目,出于节目固定形制和模式化的呈现流程限制,嘻哈风格被弱化成了讲求学员-导师上下级服从的奉命嘻哈,嘻哈艺人哪怕海外载誉归来国内一呼百应,在小白导师面前也能被规训成嗷嗷待哺受谆谆教导的形象。江湖地域很嗨,登堂入室变乖,这种对比不止对嘻哈风格造成了折损,对嘻哈艺人和受众潜移默化的训诫也是致命的。

  受制于资本和娱乐导向的嘻哈音乐本身,未必。而这种下场前两年是民谣,去年是嘻哈,今年该轮到摇滚乐了。《乐队的夏天》说不上多好,也谈不上非常糟糕,但矛盾又尴尬。彭磊说觉得这个节目可以带乐队走向未来,未来可能会是独立音乐的黄金时代。其实把诉求说得很委婉了。大白话讲,无论老一批老炮,还是新时代新人,都能走出小众被大众看到,能成名,能赚钱,未来这样最好。但等而下之的境况,彭磊可能没预见,也可能预见了没明说锋利的、体现摇滚精神本真、甚至可能一个下午被消失干净的摇滚乐,估计会越来越少,外延收束至纯粹展示个性、内涵龟缩到不问现实的摇滚乐会越来越多。

  摇滚原教旨主义者们信奉的,包含与生俱来激进话语与反叛图景的摇滚乐将在想象中退场,新世代面目泛化的消费者们热衷的,自由多元甚而偏鸵鸟主义的摇滚乐正在路上。而网综这种平台容易制造爆款,通过互联网圈粉的饭圈养成路径也肉眼可见,更别提早就卖不动唱片的唱片公司和互联网新平台和新媒介逐利的合纵连横。确实,如果火了,过得会比以前好太多,老炮们三四十岁,名有了,求个温饱落到实处,很现实。

  于是搞摇滚乐,人人搞摇滚乐,搞它,火了赚钱了最好,但大家都搞定了摇滚乐,这国摇滚乐却从来没搞定过哪怕一个人。一种天生自由的音乐流派,能量先被大环境腰斩,接着在新时代受制于平台和资本被弱化,再到被商业化浪潮和个人变现期许限制,最终通过一档综艺节目被向大众和大众市场呈现,这就叫收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