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电影市场变成宣传大于质量的商业游戏,一部电影不管拍得怎样只要排山倒海的宣传攻势做得够足,就能狠捞一笔。没有好看的电影就算了,连烂片都烂得一模一样,毫无新意。几乎每部电影都延续着相同的套路博眼球,市面上热门的人事物都会被电影拉过来蹭一把热度。王菲电影主题曲带来的轰动效应和《小苹果》的试听神话,一首主题歌带动一亿票房白纸黑字写在每部电影宣发团队的KPI首页。

  作为近年来最具影响力的音乐类电视节目,想要用电影主题曲来撬动票房,《我是歌手》里的歌手们就成为扮演杠杆的不错选择。可惜,他们撬起来的大多都不是啥好东西。《巴黎宝贝》推广曲的负责人说,一首好歌可以很快全民跟唱。这时候电影和歌曲结合营销,也就能很快速让全国知道这个片子,这是事半功倍的好事。

  这个现象真的很怪,细数从《我是歌手》第一季到现在,那么多歌手通过这个舞台收获名利,却也无辜地成为无数烂片的帮凶。烂片排行榜的主题曲几乎要被《我是歌手》垄断了。其实纵观这一个现象发生的原因,要从源头找起,什么样的人会上《我是歌手》?

  第一类曾经大红过的唱将,想借助歌手的平台收回一部分失地。代表为李玟,林忆莲,以及一轮游的王光良和黄品冠,还有羽泉和孙楠。第二类在当地为地头蛇,来大陆却不受待见的香港台湾天王天后。代表为容祖儿,李克勤,古巨基。这几位歌手在香港的号召力都非同一般,红磡的演出都经常都一票难求,然而内地大众对于他们的印象永远都只能停留在挥着翅膀的女孩,红日以及好想好想。想打开国语市场,才能更好的被接纳,才有更多的演出机会,为了这些原因,才会有这些粤语歌手来上节目。

  第三类选秀歌手,需要借助歌手让人气更上一层楼。代表为张靓颖,苏运莹,徐佳莹尚雯婕,杨宗纬。从选秀节目出来的他们的唱功和人气都已经得到了初步的肯定和认可,却要成为天王天后,总是缺一点火候,而这时候歌手却恰到好处的出现,给了他们更多展示的机会。

  第四类创作歌手,想要从小众走向大众,唱功也需要更多的肯定。代表为金志文,李荣浩,周晓鸥,曹格。说他们是小众其实有点以点盖面,但是创作歌手多给人刻板的印象,他们需要借助一个大舞台展现方方面面,让大众发现其实他们也很有趣,进而才会给他们的作品更多的关注。

  第五类,隐藏大神,偶尔露露手让你们知道神坛在哪里。代表人物:黄琦珊,杜丽莎。这些人多在年轻时候没有大紫大红,在经过时间的沉淀后被人们越来越遗忘。上上歌手这个节目,不为别的,就是虐虐晚辈 ,让你们这些后生知道下什么才是会唱歌。第六类党组织派来的红歌歌手,代表为韩红,韩磊,谭晶。这些歌手多唱的是歌颂类歌曲,来歌手就是为了告诉大家,我们也有很多面,也可以很可爱,也可以很性感。